中文|ENGLISH
   詳細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資訊 

湖南等省遭罕見電荒 專家稱缺電將延續5到10年
  來源: admin 日期: 2011-11-12 10:17:30 點擊:900 次  
 

央視《經濟半小時》2011年5月26日播出《問診“電荒”》,以下是節目實錄:

  編導:周羿翔

  主持人:晚上好,歡迎收看《經濟半小時》。今天我們來關注電荒。進入2011年一季度以來,全國有15個省級電網,出人意料地在用電淡季的時候,出現了電力缺口,不如說華中、華南、華東,處處都有缺電的情況,這就使得各地在工業企業正想加快馬力的時候不得不拉閘限電。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限電對當地企業造成了怎樣的影響?我們的記者前往缺電最嚴重的浙江和湖南進行了調查。

  這是5月16號晚,記者在湖南長沙著名的湘江觀光帶拍到的情景。湘江觀光帶是長沙重點打造的景觀長廊,平時的晚上這里都是燈火通明,流光溢彩。然而現在,所有的景觀燈全部關閉,曾經喧囂明亮的湘江兩岸黑燈瞎火。進入5月,湖南全省遭遇了罕見電荒。5月5號,長沙開始有序用電,全市大廈景觀燈全部關閉。5月10號,長沙市街頭十字路口紅綠燈因停電而停止使用。為了保障居民用電,長沙市現在的路燈也只有一半亮著。

  5月17號,記者來到了湖南省重點企業——中聯重科。中聯重科副總裁陳培亮帶記者走進了涂裝車間。由于限電的原因,這里所有的涂裝零部件已經全部停了下來。

  陳培亮 中聯重科副總裁

  陳培亮:因為涂裝耗電量比較大,而且中間不能夠停,所以涂裝一般我們現在是改在晚上,等調峰的時候有保障的時候,我們晚上突擊趕涂裝

  陳培亮告訴記者,5月2號開始的限電,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5月12號這天甚至停電到第二天的凌晨2點才來電。進入5月,正是他們的生產旺季,今年中聯重科計劃比去年生產能力提高70%以上。這突如其來的限電,讓他們困難重重。

  陳培亮 中聯重科副總裁

  陳培亮:如果這一塊是持續供應惡化,晚上它的電力不能夠保證的話,那么如果它晚上加班不能夠加出足夠的量,那么我的生產總裝線這塊就會受到影響

  像中聯重科這樣的重點企業,電力都無法完全保障,而它上游為之配套的零部件生產廠家,用電將更為困難,這也極大地影響著這家大型公司的生產。記者在湖南省電力公司了解到,今年五月的缺電形勢前所未有,往年同期都是湖南電力非常充沛的時候,然而現在電力缺口卻已經達到了用電量的三分之一,而且隨著氣溫升高,用電形勢還將進一步惡化。

  劉志剛 湖南省電力公司調度通信局副總工程師

  劉志剛:目前全省的負荷大約是在一千四百萬左右,需求在一千四百萬左右,但是我們可以供的是一千萬,缺口是400萬千瓦

  記者:接近三分之一

  劉志剛:對

  記者:這個像我們湖南這種缺電的形勢會長期延續下去嗎

  劉志剛:對 會長期延續下去

  記者:就一直 會延續多長時間

  劉志剛:我這么預測大概可能5到10年吧

  5月中旬,浙江省紹興市的氣溫已經高達37攝氏度。記者來到浙江紹興佳寶新纖維集團的車間時,這里卻沒有開空調,十分的悶熱?偨浝砗蝹ジ嬖V記者,現在全廠三分之一的生產線已經停掉了,僅有的電力勉強維持剩下的生產線運行,所以只能關掉空調;w是用電大戶,這個公司一年的用電量接近2億度,停掉三分之一的生產線后,他們能夠每天讓出三萬多度電。然而何偉的壓力卻非常大,原本滿滿的訂單,現在根本沒法交出。

  何偉浙   江紹興佳寶新纖維集團總經理

  何偉浙:今年一方面市場的壓力,還有一方面財政金融政策不斷地調整,再加上用電的因素,還有用工的招工的這些難度,所以今年對民營企業經營壓力有史以來非常大。預計今年可能會業績上我們大概要下降20%,這樣一個心理預期。

  浙江省紹興市袍江區的紡織印染企業十分集中。浙江七色彩虹印染公司副總經理王國根告訴記者,現在他們只能白天開一半的生產線,錯峰用電晚上才滿負荷生產。而他們的另外一個成衣工廠已經實行每周停工一天的政策。記者在半成品倉庫里,看到了堆積如山等待印染的線團。

  王國根  浙江七色彩虹印染公司副總經理

  王國根:因為現在限電,跟電不夠,所以造成堆積在這里。假如說根據我們現在的產能,消耗掉估計要一個星期以上。造成現在我們公司現在訂單不敢接,因為交貨來不及。有的交貨配置以后,客戶不滿意,取消訂單。所以一直堆了這么多東西在這里。

  在杭州蕭山的金首水泥廠里,記者看到兩臺巨大的磨粉機已經停止了工作,白天的電量只夠保持窯溫,基本上處于停產狀態。像水泥廠這樣的高能耗企業,首當其沖成為被限電的對象。企業管理部經理楊建青告訴記者,這兩臺磨機每停一小時,可以減少用電5000度。

  楊建青 浙江金首水泥公司企業管理部經理

  楊建青:今天我們從早上開始停到現在,要到晚上的十點以后生產,十點以后就是固定時間生產,如果是根據有用電的需求要全部停的時候,我們就全部停掉。

  記者從浙江省電力公司了解到,在2004年之后,浙江一般只會在夏季用電高峰時會產生用電缺口,會采取時間比較短的有序用電。然而今年從第一季度開始,浙江全省的用電量就居高不下,用電缺口越來越大,F在浙江省每天的電力缺口達到了三百萬千瓦。這讓長期從事電力調度工作的浙江省電力公司調度通信中心副主任戴彥都感到不可思議 

  戴彥  浙江省電力公司調度通信中心副主任

  戴彥:沒感覺到節后,一過節日后一完,我們用電增長就非?,一下子就超出了我們供應的能力。這個是我們實際碰到以后才感覺比較驚訝一個地方

  主持人:我們看到,無論是湖南還是浙江,很多企業都面臨著減產停產的危險,企業為此都很著急。以往年的經驗看,目前正是用電淡季,但近年卻出現了反常的現象,很多省從1季度就開始出現電力缺口,到了5月份之后這個缺口就會越來越大。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淡季電荒呢?記者又趕赴發電企業進行了調查。

  在湖南省電力公司調度中心的顯示墻上,有一組紅色和綠色的小燈,這里顯示著湖南省現在的所有火電廠和水電廠的開機狀態。

  劉志剛 湖南省電力公司調度通信局副總工程師

  劉志剛:這兩個是,左邊這是我們火電的一個開機的狀況,右邊是我們水電的開機狀況。這個紅色的是表示這個機組在運行,綠色的表示這個機組是停的。

  記者:水電的綠色的要多一些

  劉志剛:對 水電的綠色有幾個廠是零的,就是機組全停的。因為水庫已經接近了死水位,所以只有在最高峰的時候有可能頂一下。有時候全天都沒有辦法頂

  記者:像這一塊現在水電廠的出電是多少

  劉志剛:現在是132萬千瓦

  記者:正常這個時候應該是出電多少

  劉志剛:正常這個時候可能可以達到600萬到700萬千瓦

  湖南省的水電比重占到了全省發電量的40%,然而現在水電發電量不及正常發電量的1/6,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記者趕往了湖南省沅陵縣,這里水電豐富。然而記者看到,平時滔滔奔騰的沅江,現在幾乎斷流。那上游的水電站會是怎樣呢?

  記者:我現在站在湖南省第三大水電站,鳳灘水電站,我現在所站的位置就是同期水面的位置,然而現在水面已經降到了我腳下的20米的地方,而且從上游來的水也非常少,現在這座水電站已經基本上沒有發電了。

  鳳灘水電廠站黨委書記崔建凱告訴記者,這個水電站總裝機容量80萬千瓦,然而今年水庫一至5月份降雨只有多年平均的56%,來水只有多年平均的30%,現在水庫的水位已接近180米的死水位。在水電廠的機組大廳里,四臺發電機組現在出奇的安靜。

  崔建凱 湖南省鳳灘水電廠黨委書記

  崔建凱:全停,全處于停機備用狀態

  記者:從哪看出水輪機已經停用

  崔建凱:這個是發電機的大軸,這個大軸沒有旋轉就說明已經停機狀態

  崔建凱現在每天都在關注著天氣預報,這兩天湖南懷化等地下了暴雨,然而對于水位卻還是沒有任何的提高。從三月份停機到現在,這個大水電站已經快三個月沒發電了。

  崔建凱 湖南省鳳灘水電廠黨委書記

  崔建凱:每天的發電量基本上只有去年的三十分之一到五十分之一左右

  水電站發不了電,湖南只能靠火電頂著,然而火電站現在的日子也不好過。在大唐湘潭發電公司,記者見到了總經理助理鄭丙文。他告訴記者,現在公司的幾個老總都外出到全國各地去買煤了,然而由于煤炭價格居高不下,再加上全國煤炭運力緊張,他們想盡了各種辦法,但現在能運到湘潭的煤仍然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今年前4個月,這個電廠虧損達1.3個億,沒有足夠的資金買煤,讓這個電廠更加雪上加霜。

  鄭丙文 大唐湘潭發電公司總經理助理

  鄭丙文:因為資產負債率我們公司到4月份是97.67%,預計可能到今年6月份就要達到百分之百了。在這種情況下銀行它的借貸就非常謹慎甚至不貸了。然后能夠貸到的資金又由于目前國家金融方面一些政策資金成本也越來越高,企業負擔更加雪上加霜,所以這也對燃煤的調運帶來了更大的困難。

  鄭丙文每次來到煤場,心里都很著急。這座裝機容量達到180萬千瓦的大型發電企業,目前存煤量只有6萬噸,不到正常存煤量的1/5,F在的煤炭量只能夠保障電廠4臺機組里的兩臺機組運行,而且這點煤三四天就全部用完了。湖南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楊曉晉告訴記者,今年湖南省的存煤是最困難的時候。

  楊曉晉  南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

  楊曉晉:我們現在全省電廠的庫存大概是60多萬噸,應該是在全國是最差的,或者叫做最低的庫存。去年這個時候我們已經接近200萬噸了,去年到了迎峰度夏6月底我們已經有400萬噸庫存。但是今年這個情況很難存到那個水平了,所以預計今年我們電力緊張的情況有可能在夏季,特別是到了枯水季的冬季,我們情況可能更加困難。

  5月13號,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經濟發展局和電力公司的領導來到紅山熱電廠,找到副總經理顧建平,希望這個平時以供熱為主的電廠,能夠多發點電來彌補電力缺口,然而被顧建平拒絕了。這個電廠裝機容量39000千瓦,但其中21000千瓦的發電機已經停止運行。蕭山區一共有10個這樣的熱電廠,如果都能發電的話,正好能夠彌補蕭山區20萬千瓦的電力缺口。然而沒有一個熱電廠愿意發電。因為一旦發電,就意味著一天要虧損十幾萬。

  顧建平 杭州紅山熱電公司副總經理

  顧建平:根據目前上網電價是五角四分六,我們測算了一下,我們整體的按照我們現在這個成本發電,基本上成本在九角七左右,也就是有四毛三分左右一個虧損

  浙江現在已經發掘了省內所有的發電能力,位于寧海的國華浙能發電公司,由于有神華集團的煤直接從海上運來,成本低,總經理宿旭告訴記者,他們現在4臺60萬和兩臺100萬的機組都在滿額發電,前4個月的利潤就達6個億,F在宿旭希望他們的第三期電廠能夠早日上馬。

  宿旭  國華浙能發電公司總經理

  宿旭:兩臺百萬機組,

  記者:大概有200萬的裝機

  宿旭:200萬的裝機,兩百萬的裝機應該占到浙江的7%或8%

  記者:它的缺口一下就減少很多

  宿旭:能夠有效的緩解

  然而電廠的發電能力增加還是趕不上用電量的增加。浙江省電力公司調度通信中心副主任戴彥給記者調出了5月8日浙江省的用電圖,2010年5月8號上午10點的用電負荷是3200萬,而今年5月8號的用電負荷增加到了3800萬,負荷增加了600萬。浙江能源局局長陳智偉發現,去年4季度浙江并不缺電,但為什么進入到2011年,馬上電力缺口就出現了?原來很多去年的產能被延遲到了今年集中釋放

  陳智偉  浙江能源局局長

  陳智偉:全國各個省都一樣,為了完成“十一五”節能降耗的指標,去年下半年開始就是加大了力度,節能降耗的力度。應該在去年的報裝的一些容量就是留下來,今年一季度增長比較多,一共是660多萬吧,報裝660多萬,同期是28%,增長28%,這也是原因之一

  記者從浙江省電力公司了解到,今年1至4月,浙江省統調用電量832.2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8.97%。其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用電量同比大幅增長23.76%,占比最大的紡織業用電量同比增長12.07%。原本去年被壓制產能的多晶硅、水泥等高耗能產業,進入“十二五”開局之年,又被地方政府給釋放了。浙江金首水泥廠去年因為節能減排被停了75天。

  楊建青  江金首水泥公司企業管理部經理

  記者:(今年)要松一點

  楊建青:開局之年

  記者:能上的產能都上了

  楊建青:是的

  張寧  浙江電力公司發展策劃部主任工程師

  張寧:特別去年從夏天開始,下半年開始,我們由于浙江為了完成國家下達節能減排指標,那么對很多工業都實行很多具體的措施,很多生產產能當時是受到了壓制。在今年一季度就報復性突發集中地反映出來了,我覺得這也是個很重要的原因。去年報裝高耗能用戶是不能接入系統的。那么到今年1月1號放開急劇能量一下子突然爆發出來

  浙江能源局局長陳智偉告訴記者,浙江經濟每年保持了11%的增長,用電量越來越大,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產業結構又不能一蹴而就。然而浙江從2012年開始就沒有新的發電裝機被核準,預計到2013年,浙江的用電將更加嚴峻。作為省內資源缺乏的省份,浙江和湖南的經濟官員都不約而同地告訴記者,依靠其自身的電力供應,已經陷入了困局。要解決目前缺電的難題,必須依靠外電輸送。

  陳智偉  浙江能源局局長

  陳智偉:今年我們缺電的高峰時段總要400萬左右,明年要到900萬至1000萬。解決能源跟電力的供應,除了內部要發展一些基本的電源項目和相應的電網項目以外,我們覺得還是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外部電力的輸入

  楊曉晉 湖南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

  楊曉晉:我們覺得最重要的,或者我們講最迫切的是要加快空中的建設,也就是特高壓的建設,我們要海陸空并舉,F在特高壓基本已經落地(湖北)荊門了,我們希望盡快能夠落地長沙,這樣緩解湖南的用電壓力

  主持人:我們可以看到水電缺水、火電缺煤、有了電上網電價又偏低。這就好比屋漏偏逢連陰雨,很多發電企業為此叫苦不迭。電力不足的直接表現就是拉閘限電。國家電監會總監譚榮堯就表示,6月份全國進入用電高峰時段,高峰時段的全國最大電力缺口將達3000萬千瓦左右。這意味著今年將是近幾年電力供需形勢最為緊張和嚴峻的一年,電力缺口總量可能超過歷史上最嚴重的2004年。電力告急,形式是不容樂觀的,但實際上,記者了解到,就在東部地區拉閘限電、用電告急的時候,西部的內蒙古卻發生了有電運送不出去的怪現象。廣告之后請繼續收看。

  主持人:歡迎回來。電荒其實并不是我們國家的發電量短缺!半娀摹钡母驹蜻是體制性和結構性因素造成的,實際上我國發電裝機充足,電力裝機總容量接近10億千瓦,這一規模已經位列全球第二。 但是為什么超過9億千瓦的裝機總容量還會屢屢遭遇大面積的拉閘限電呢?看看記者有什么新的發現。

  叢貴是國華呼倫貝爾發電公司黨委書記,最近每次聽見南方缺電,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因為他們電廠有足夠能力發電,但現在發電能力才發揮了30%,真是渾身是勁使不出來。

  叢貴 國華呼倫貝爾發電公司黨委書記

  叢貴:從這兒可以看出來,我們現在2號機組在運行。實際我們的額定功率應該是60萬,現在是只帶了46萬負荷率,還不到80%。一號機組按照調度要求備用,現在是相當于零。應該講的話從我們進入5月份以來,基本上我們都是一臺機組運行都是這種狀態。

  叢貴告訴記者,他們這個電廠就建在神華的露天煤礦旁邊,挖出來的煤直接就可以拉到電廠發電,這樣發電成本才一毛多。由于當地根本不需要這么多的電量,現在這個電廠的電主要輸送到沈陽。然而今年東北電力富余,使得這么大的電廠不得不停下一個機組,窩電現象非常嚴重。他們現在盼著能有一條輸電線,把他們的電送到最需要的南方去。

  叢貴 國華呼倫貝爾發電公司黨委書記

  叢貴:非常著急,因為有這個發電能力得不到發揮。我們也呼吁電網公司加大這種大區域輸電線路的建設,使我們這個富余電能夠送到我們經濟發展困難的地區,需要電的地區

  要想把內蒙古的電輸送到南方缺電省份,這就需要長距離輸電技術,也就是特高壓輸電。目前,這個技術已經成熟,從山西晉中到湖北荊門的100萬千伏特高壓已經運行一年,累計輸送電量231億度。正因為有了這條特高壓,和湖南一樣飽受旱災的水電大省湖北,卻沒有像湖南那樣限電。

  李小平 湖北省電力公司電力調度通信中心主任

  李小平:每天送來80多萬的電力,電量有2000多萬。

  記者:相當于每天給你們送多少煤

  李小平:相當于每天有1萬多噸的煤給湖北送過來,這對緩解我們資源緊張起了很大支撐

  內蒙古呼倫貝爾的煤炭資源的儲量已經超過1500億噸,2020年規劃電力供給總量要達到2300到2500萬千瓦。呼倫貝爾市副市長白志遠告訴記者,原有的“遠輸煤,近輸電”的能源方式已經不適合現在的經濟發展。

  白志遠   呼倫貝爾市副市長白志遠

  白志遠:如果說遠送煤的話,這個褐煤當中大概有60%的屬于土和水。如果我們遠距離的去運煤,就等于運送了60%的土和水。要是把煤變成了電,把電用架空的條件送出去,其實就等于送了二次能源,算是一個精品了。所以在邊疆地區建設大型的火電群,我覺得就應該加大力度來連通邊疆能源和內地發達地區各個資源和市場的對接

  目前,相比各地大力上馬電廠的積極性,中國電網建設還是比較滯后。這就讓各地深陷“電廠擴建——煤價上漲——虧損”的怪圈。中電聯秘書長王志軒告訴記者,只有改變“遠輸煤,近輸電”的能源傳輸方式和就地能源發電的發展方式,才能有效地平衡中國的能源產業結構。

  王志軒  中電聯秘書長

  王志軒:這種方式必須要改變,因為這個是中國的能源資源的分布特點所決定的,F在事實上這個煤電矛盾重要的是運,實際上是煤、電、運的矛盾,現在是運輸相當緊張。所以說通過在西部地區建設在坑口建設這個火電廠,然后把電通過特高壓輸送過去,這是中國應該說是轉變電力發展方式的一個非常重要也是關鍵的一個方面

  半小時觀察:

  一邊是無電可用,不得不拉閘限電,一邊是有電送不出去,只能窩在產地白白浪費掉。 今年“電荒”提前到來一方面是社會需求旺盛、電力跨區輸送能力和水平的不足、煤電價格機制不順等等諸多具體原因的造成的;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從長遠來看,電荒提前到來實際是“高耗能、高污染”產業屢禁不止,粗放型增長方式對資源、能源索取加劇的一次集中體現。

  正視“電荒”提前降臨的警示,加快產業轉型升級,減少對能源資源的過度依賴和浪費,推動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這真的不能是一句空話。

[返回上一頁]
 
邦尼彩票安卓